这世上只有一种乡愁




就是没有你的地头

【生死】

生死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我一直坚定的认为,唯有生死才是人生唯一的大事,而让我感到恐惧的是我正在越来越惧怕死亡这件事本身。
曾经我是不怕死的,对着死亡带着一种天高鱼跃的傲慢态度。少年时爱极了一个摇滚乐队,一个旧mp3和一根九块九的耳机就能让我产生超音速的快感,最大音量,耳蜗深处是心脏,就这样死去吧,听着最爱的歌,从高楼上一跃而下,可以为之而死的热爱。年轻人总不畏惧死亡,他们只想着如何才能在年轻的时候就溘然死去,而且尽可能不感觉痛苦。宛若一件华丽绸和服随便脱下来扔在桌子上,不知不觉又滑落在昏暗的地板上那么优雅。又或者尽可能不泯然众生。漆黑的夜,洁白的雪,空旷荒野寂寂然没有鸟声,银瓶乍裂,一腔热血...

突然想到,在从前,由于信息闭塞而发生的不人知的恶,和现在信息爆炸时代,大量媒体大肆渲染而后又不了了之的恶,究竟哪一种更可怕一点呢?

【男友】

想找个喜欢oasis的男友,但又不想那么刻意。如果双方都爱好音乐,算是有一个共同话题,可以聊聊中意的音乐类型,各自喜欢的乐队,讲一讲年少时狂热的追星,各种趣事糗事,丰富你人生,当然也可以互相推荐好听的音乐,如同打发时间时却看到一本好书,不经意间发现一家好店,赠送的泡菜都能下一碗白饭,对方能接受并且喜爱你的推荐,也是一件很让人开心的事情。若是风格不一样,那当然也不能勉强,喜好这种东西,如果变成一种将就,那么也失去了意义。会否有这种感觉:他在敷衍我,他不能理解我,我们好像也不是那么合拍....有心栽花,无心插柳,如果不是我主动打探,那么任何的袒露,都使我心生厌烦,我在看你,你知吗?你会刻意表演吗...

【无题】

什么最让你感到难过?少为纨绔,爱繁华,好鲜衣怒马,起高楼,宴宾客,可是楼又塌了。美人迟暮,壮士暮年,红粉朱颜不过是枯骨。难得来看我,却又离开我。我有多爱你年轻时候的恣意张扬,就有多不忍见你现在嘶哑力竭的模样。
什么最让我感到难过?朱颜辞镜花辞树,最是人间留不住啊。

没喝酒,但今晚特别感性。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呀🙄

【等雨】

枯坐一天在家里等着下雨,没下,一事无成的失望和无趣。

和惶惶度日的人,谈什么真心话

【asmr】

         五六岁的时候一直留的齐耳短发,每个月奶奶都会带我到街上剪头。是个上了点年纪的师傅,左手拿着梳子,右手拿着大黑剪刀,我总是怕剪刀剪到我的耳朵,所以坐不直,身体探向前,半边脑袋歪着,一动不动。奶奶总是说我剪个头像是要撞钟。但我有一个好处就是不哭不闹,就算脖子都僵了也能保持着一动不动的雕塑样。可总算是剪完了,师傅把系在脖子上的白色罩衣一掀,我仿佛活过来,镜子里仍然是瓜迷日眼的小脑袋。接下来要把湿发吹干,吹风机嗡嗡地闹着,吹出热乎乎的风,当那阵热风从脖子领口晃过去,总能让人舒服的一哆嗦。好温柔啊~好像每一节脊柱都被妥帖的敲了一遍,难以...

1 / 16

© 鲤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