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上只有一种乡愁




就是没有你的地头

【谭赵】救死扶伤(五)

我竟然这么帅:

字少狗血多。


最近看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文看多了,脑壳疼……唉……


————————————————————


谭宗明嘴上落了狠,实际上没想太过分。他很想吃了这只小倔猫,但不是现在。


他看得出来赵启平对尤柯没意思,但是看见他跟一男的搅和在一块他心烦,索性吓唬吓唬他。




谭宗明的手放在赵启平的皮带上,被赵启平死死拉住,不能再进一步。


俩人得手较了半分钟劲,谭宗明先破了功,嘴角一撇笑了出来。人一笑就泄气,被赵启平占了上风,赵启平甩开他的手解开安全带一脚踏了出去,蹬蹬蹬上了楼梯,速度堪比奥运会百米赛跑。




谭宗明赶紧追着下了车,看着连电梯都没坐就直头直脑往上冲的赵启平,心说真是把人给吓坏了,搞得自己跟个强奸未遂犯似得,挺尴尬的。




谭宗明给司机打电话让他过来接自己,正给司机报着地址呢,赵启平的身影又从楼道里出现在了谭宗明跟前。


谭宗明以为赵启平这是要跟自己这个错误份子告别呢,嘴一咧,刚腆着脸准备上去说话,赵启平往后一退,抡圆了胳膊冲着谭宗明的脸锤了一拳,又跑走了。




这一拳抡在了谭宗明的手机上,谭宗明的手机飞出去多远,嘴里面被牙硌的直冒血,就这关头他还是吐出一口血唾沫急急忙忙追几步问赵启平的手疼不疼,可是人家早飞奔上楼了。




谭宗明冲空空的楼道挥了挥手,又去把自己的手机捡回来继续给司机同志打电话报地址,末了又加上一句记得带个药箱。




老严刚好到谭宗明家送东西,恰好听了这电话,一听是在赵启平家那边,登时心里明白了大半,让司机起边去自己提溜着药箱就去了。




老严下了车,不十分纤瘦的身子提个药箱跟遛鸟似的慢吞吞的往这边来,“哟,您这是跟人互殴了?”




谭宗明捂着半边脸呲牙咧嘴的冲老严招手“哪能是互殴啊,单方面的殴打。赶紧的!”




老严手在药箱里找药,嘴里啧啧作响,“什么叫善恶有报?你今儿打了魏渭,晚上就报应都来了,扎小人都没这么快的。”




谭宗明伸手就探到一瓶碘伏冲老严泼去了,只恨里头不是硫酸。




老严反应快,手里也不含糊,反手就打到了谭宗明的受伤的嘴上,这一下,简直是雪上加霜,谭宗明疼的几乎要睁不开眼,老严这才规规矩矩的拿药给他。






一边俩人斗的难舍难分,此时尤柯心下却有点难平静。


他盯着眼前足够买他的车三辆多余的钱还能好吃好喝出国旅游一趟的车,掐了烟大声骂了一句“我操他妈。”


被撞得这辆车倒不是他家多贵的车,他也不是特别在乎,他自己虽然浪费,但是他看不惯别人浪费,就是这么有原则。




谭宗明的人站在他对面,面无表情的冲着两个车拍照,听见他的话,抬头应了句“这次的事儿,我们全责,不啰嗦,不过你要是嘴巴再不干净,今儿说完车的事我就揍你,我不怕负责。”




“哥们儿你也别忙活了,来来来跟我聊聊。你知道我爸谁吗?”尤柯来了劲,倚在车上晃着腿。“撞我车的人这辆车花了他不少钱吧?装逼不易啊。”




那人没看尤柯,仍是冷着脸的模样,“是挺不容易的,至少三天赚的钱搭进去了。”,他没应尤柯的前一句话,心里却说“你怎么不问问想管我们老板叫爸爸的人有多少。”




炫耀不是人的本性,不过它确实是一部分人的乐趣,比如上面的两位。




“哟,有点意思。不用赔,今儿我也高兴,追人路上的一个大跟头而已,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您别忙活了,拜拜哪您~”




论追人路上栽的跟头,谭宗明摔的程度能把地上砸个十米开外的坑,还只是半径。


不要脸不要皮的去追,还活生生被人抡了一拳头,这要是搁别人,哭都能哭出六月雪来。


谭宗明跟别人不一样,他还捂着负伤的嘴傻乐,他觉得赵启平愿意打他是因为还在乎,不愿意让他太早堕落,真是医者仁心,救死扶伤!




老严一点都不感动,他觉得老谭做生意的时候运算的如同计算机般复杂的脑回路,在爱情面前简单的就一根线通到头,串联并联都不会发生,就是会漏电,漏到脑子都不清醒。




10、


之后赵启平那边接了个大项目,而且医院要再设一个分院,各种事繁杂,赵启平是天天忙的四脚朝天。


谭宗明除了天天按时给人送饭,根本不去打扰。




可是有时候事儿就这么巧。谭宗明投资了赵启平他们的医院,尤柯他爸是靠卖医疗器械发家的,之前在北京发展,现在到了上海,也开始和他们医院合作。




医院分院的设立项目正式启动,院长邀请谭宗明这边的人和尤柯他爸这边的人去参加宴会。




赵启平本来晚上是要值班的,院长不分由说的给他调了班,让他也去。


谭宗明追他的动静那么大,谁都知道谭宗明这次主动投资跟他有很大关联,他能去,简直是给医院贴金。




院长还交代:“启平啊,院长虽然不赞成潜规则,但是你在聚会上见到谭总的时候务必主动一些!”




赵启平都气乐了“我一男的我主动什么?我见他就脱衣舞吗?”




“别贫,认真点,你现在就是走动的资金。”院长走出去两步,又转头“搞砸了拿你抵债。”




赵启平觉得此刻院长的形象就像那杨白劳,而他就是脑袋上扎红绳的喜儿。




因为医院方是主办所以赵启平他们都到的早,随后尤柯跟着他爸尤文卿进了宴会,赵启平只知道有谭宗明,不知道有尤柯,登时瞪大了眼。




尤柯乐的直掐大腿,医院堵人堵不到,去他家也没找着人,偏巧在这里遇见了,得来全不费功夫!




尤柯作势往赵启平那边跑,被他爸拦了下来,“阿柯,别乱跑,跟着我学点东西。”




尤柯只能远远望着赵启平,用眼神尽情的抚摸。




终于在赵启平被这种炽热的眼神快要烧穿的时候,谭宗明来了。




赵启平斜眼看过去,和谭宗明一块女伴的是一个二线明星,长得清纯很少绯闻,跟谭宗明站在一起简直是老黄瓜……哦,金童玉女。你说来就来吧,还带什么礼。




院长过来踢踢赵启平的小腿,“快去啊,这不是来了吗?”




“人旁边还有一女的呢,我去人家以为我是保镖呢。”




“少啰嗦,跟我来。”




院长带着赵启平,向谭宗明引见尤文卿。




谭宗明跟尤文卿打了招呼,眼神就转向了尤柯,他清楚的看到尤柯放大了眼微微张了嘴,嘴里吐出一句“卧槽不是吧……”




当初赵启平喊谭宗明的时候他怎么就没反应过来是这个谭宗明!




“小赵医生……”谭宗明歪歪头,把胳膊从女伴的手里抽出来。




赵启平递过去两杯香槟“请。”




女伴娇滴滴的摆手,“不好意思,我不会喝酒……人家喝酒会……”




“哦……”赵启平把香槟拿回来和谭宗明碰了杯一干而尽。











评论
热度(380)

© 鲤伴。 | Powered by LOFTER